Paloma Sanchez: 为埃塞俄比亚女性赋能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2-05

  西班牙宝石学家兼珠宝设计师Paloma Sanchez游历世界,只为寻找最高品级的宝石。她知道每个国家、每座矿山的地质遗迹都有着很大的不同,由此产生了独有的特性和品质。

  在Paloma Sanchez珠宝大家庭里,欧珀石那神秘醉人的美总能引人入胜,让人惊叹。它色彩绚烂,充满活力,造型百变,质地丰润,这样一种精致柔美的宝石,总带着一抹无法抵御的魔幻色彩。

  而埃塞俄比亚(埃塞)正以主要竞争者的姿态在欧珀市场上崭露头角。尽管在20世纪90年代发现的早期欧珀都比较脆弱,容易开裂,但埃塞仍因其富含珍贵宝石赢得一席之地,尤其是2008年在埃塞北部Welo省高干旱山区,由于火山活动而形成的欧珀宝石引起广泛关注。其中最好的品种被称作帝王欧珀(IMPERIAL OPAL),既可以切割成刻面型,也可以切割成普通凸面型,它们是已知的最稀有、最美丽的宝石。博学的古罗马学者普林尼(Pliny)曾经形容欧珀是宝石中的王后,那么帝王欧珀可以称作是贵重宝石中的皇后了。

  作为一名宝石学家, Paloma女士感知到这里欧珀石的巨大潜力,把握先机,于2010年开始了她的猎宝之旅,并在 2016年与当地合作伙伴Banchialem Maru女士一道,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成立了切割厂。

  不断地往来埃塞让Paloma不仅有机会采集到世界上最珍贵的欧珀宝石,更让她越来越多地了解到这些宝石背后的文化,甚至包括当地女性,都让她升起由衷的敬意。

  请您简单介绍一下埃塞俄比亚这个国家的历史和与众不同的地方?

  埃塞俄比亚是人类的摇篮,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独立国家之一(没有遭受过西方殖民的唯一非洲国家),有着3000多年的历史。它也是20世纪国际联盟和联合国中第一个来自非洲的独立成员,其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是非洲联盟、泛非商会、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、非洲常备军的总部。

 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是非洲最大的航空公司,服务于125个客运目的地。它是该行业增长最快的公司之一,仅从中国飞往埃塞俄比亚的航班,如今每周已经达到了100多个。不仅其快速增长的经济实力,其历史、文化以及拥有数千座教堂和寺庙的名胜古迹同样瞩目,其中一些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。传说中的埃塞是示巴女王(阿拉伯半岛南部王国,今埃塞俄比亚、厄立特里亚和也门地区)与以色列国王所罗门的后代。

  埃塞是世界上唯一沿用古老日历的国家。他们的计时方式要比西方阳历时间少6个小时。例如,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当地时间凌晨2点,被称为“晚上8点”,晚上8点被称为“晚上2点”。根据他们的日历,今年是2013年。

  您从2010年就开始了埃塞俄比亚的猎宝之旅,您的总体印象是什么?

  作为宝石学家,我深信非洲有世界上最好的宝石,从2010年开始,我便经常前往非洲。当大多数人认为澳大利亚是生产欧珀的天堂时,我就开始了埃塞的猎宝之旅——虽然大多数同行朋友认为我在浪费时间。

  埃塞Welo矿区出产的欧珀需要大量的耐心及特殊的切割方式,但是最终的结果显示与更知名的澳大利亚欧珀属性一样稳定。其色彩绚丽,可与世界上任何一款高级宝石相媲美。埃塞终于在珍贵宝石的专属俱乐部赢得了自己应有的地位,甚至让澳大利亚的宝石霸主地位受到了威胁。这里的欧珀闪闪发光,亮度根据角度不同可以呈现四至五个不同层级,如同亮丽的霓虹在错落有致的图案中一起游动,色彩不断变化,充满魔力而又震撼。

  近年来我还发现,埃塞不仅出产优质的欧珀石,祖母绿及蓝宝石同样值得考虑。同时在我的猎宝之旅中,我也注意到这些盛产宝石的国家中,女性地位低下并常常被视为二等公民,很多女性被抛弃,并受尽歧视。

  那您是如何利用自己的宝石切割厂为当地女性赋能呢?

  我于2016年与埃塞俄比亚首位女性宝石商人Banchialem Maru会面后,决定和她一起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成立宝石切割厂。那些被抛弃女性的悲惨遭遇成为我最强烈的动机之一,所以当工厂开业后,我们没有雇佣那些专业的切割工人,而是联系那些我曾遇到过的被抛弃的女矿工,为她们提供培训并学会自食其力。

  切割厂的成立不仅是为这些妇女提供平等的教育机会,让她们有能力供养自己的家庭和孩子,而且能够让这些资源在本土得到合理对待,不至于让宝石财富白白流失。

  我们一开始并不是为了做慈善,我只是想着为她们提供一个工作的机会,让她们活得有尊严。现在我被认可成为非洲女性矿工协会的一员。

  现在有多少当地女性在为您工作?这些女性是如何通过在切割厂这份工作,改变了她们的人生?

  目前共有12位。其中一位是我在2015年Welo矿区附近的小村子里认识:我了解到她的矿工丈夫在采到一块上好的欧珀宝石后,就去首都寻找更好的生活,抛弃了她;在当地,被抛弃的妇女同时也被社会所唾弃。这样的故事很不幸,但在当地她并不是个例。在神秘的宝石行业里,她可能只是万千沉默女性中的一个。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,如今成为我们工厂的一位,她每天都将自己打扮得干净漂亮,骄傲地送孩子上学,然后上班。

  切割厂的女工们在快乐地工作

  这些女人非常珍惜这样的劳动机会,她们的脸上永远挂着微笑。当她们看到原石变成美丽多彩的欧珀,那一瞬间她们充满骄傲,“这不是魔术,这些都来自我们的手啊……”

  见证宝石从原石转换为美丽多彩的欧珀是这些女工最骄傲的事

  不管怎样,埃塞女性的地位和情形正在不断好转,说不定有一天她们也会成为很厉害的人呢。

  近期的埃塞俄比亚之旅有什么可圈可点的事情可以为大家分享?

  今年十月中旬我去了埃塞,一直到十月底才回到北京。首先说这是一场冒险之旅,但我很享受。我经历了一场非常艰险的通往欧珀矿的路。我们花费了两个小时爬上了一处非常陡峭的悬崖,从悬崖顶往下看,我想这世界上除了最有勇气的人,大约不会再有人愿意尝试这样的险途!矿工们冒着这样的生命危险,而我也做到了。矿里有无数个洞,当你往里爬的时候,洞会越来越窄,非常非常艰难!

  去欧珀矿Paloma途径的陡峭悬崖(标红色的是起点和终点)

  与当地女合作伙伴一起探险

  这趟旅程,我和矿工们一起经历着这些风险,让我对宝石的价值有了更深的理解。大部分矿工都很年轻,有些人从10岁起就跟随家长开始采矿(如同其他孩子课后帮助父母放牛放羊或做农活一样),每天都在冒着生命危险。当你看到采矿工作有多艰辛的时候,你就知道宝石并不昂贵!

  当地年轻的矿工们

  同时,埃塞女性赋能正在增强。今年10月25日,埃塞资深外交官萨赫勒-沃克·祖德正式当选这个东部非洲国家第一名女总统,她从一开始就热衷于强调性别平等,她告诉议员们,如果他们认为她谈论了太多关于女性的话题,事实上她才刚刚开始。萨赫勒工作的任命成为当地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,许多人称之为“历史性的”任命。

  作为一个宝石学家,最有成就感的时刻是在什么时候?

  作为一名宝石学家,我经常去这些国家旅行,跟当地矿工们学习,以及领会这个领域中不同的技术运用,但要谈到最有成就感的时刻,那还是找到唯一的一块与众不同的宝石!当然,旅程中的各种奇遇也成为我重要的动机和灵感来源。

  这些女矿工们脸上的微笑让Paloma感动
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